新媒体>
您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媒体 > 详细信息新媒体

前段时间,小编被小伙伴安利了本有趣的书,名字叫《海错图笔记》。这是一本清代“海鲜”图鉴的解密笔记,它是微博上著名博主@博物杂志的“博物君”张辰亮在翻阅清朝画家聂璜的《海错图》时所做的笔记。海错的“错”,是种类繁多、错杂的意思。汉代以前,人们就用“海错”来指代各种海洋生物。《海错图》描绘了300多种生物,其中也不乏一些我们常见的老朋友。那么下面就让小编来讲一讲,大黄鱼的“前世今生”。 

上回的“黄鱼七兄弟”里小编提到过,大黄鱼又名黄花鱼,属于硬骨鱼纲的石首科。“石首鱼,以其首有石也。”很多鱼的头部都有两块“矢耳石”,起到平衡身体的作用。而石首鱼科的矢耳石特别发达,成了它们的标志。

《海错图笔记》里介绍了一个关于耳石的一个好玩儿的小故事:20世纪70年代,福建宁德的小孩子会把大黄鱼的矢耳石收集起来,当骰子玩儿。耳石有三个面,分别叫企、市、匍。每一面代表不同的点数。谁投掷的点数大,就可以赢得对方的耳石。赢得多了,就卖给药铺,换钱买糖吃。 

原来啊,矢耳石又叫鱼脑石,是一味中药。具有利尿通淋,清热解毒之功效。常用于石淋,小便淋沥不畅,鼻炎,化脓性中耳炎。古代也有关于鱼脑石的记载:《日华子》:“治淋。”《开宝本草》:“主下石淋。”《纲目》:“主淋沥、小便不通。解砒霜毒、野菌毒,蛊毒。”这“石淋”就是泌尿系统结石,因为石性主消散,这叫以石攻石。 

把大黄鱼做成鱼干,就叫黄鱼鲞(音xiǎng)。 “鲞”这个字一开始其实是指鳓鱼,相传是在2500多年前(即公元前505年)的吴王阖闾时期,当时的东海之中有若干沙洲被夷人侵占,是年夷兵进犯吴境,吴王阖闾亲自点兵出征,乘胜追击至东海,海上粮草无法补充,相峙两军均受风沙断粮之苦。吴军因捕获鳓鱼,解三军饥劳:而夷兵则片鳞无获,因而大败。吴军得胜回朝,阖闾与群臣相见,回想海鱼之美味,即问手下“东海所余之鱼何在?”回禀:“余者曝干载归”。吴王再尝,方知干鱼之美犹胜鲜鱼。故称为“鲞”,即美味之鱼。后俗写为“鲞”,亦泛指为曝晒之干鱼。其他鱼也能做鲞,但《海错图》说:“他鱼之鲞,久则不美……惟石首之鲞,到处珍重,愈久愈妙。”于是黄鱼鲞得以成为鲞中之魁首。 

在民国期间,黄鱼通常喻指金条,关于这一点还有段小故事。相传蒋介石的得力助手——情报局局长戴笠就对黄鱼情有独钟,且经常安排手下不远万里从重庆远赴浙江为他购买美味的黄鱼。戴笠的一个同学看到戴笠如今深受蒋介石重爱,官职又那么高,何不看在老同学的面子上也给自己弄个一官半职的岂不美哉?从他处听说戴笠这个人比较喜欢黄鱼,于是这位老同学把父亲经商这么多年的积蓄全部拿去换了6根金条,趁着戴笠回浙江老家探亲的时候递了过去,没想到戴笠看了一眼,就狠狠的拒绝了这位老同学。并怒斥之:国难当前,百姓食不果腹,你若能把金条换成粮食给予百姓,也是好事一件!老同学听罢照做,后听街坊说道:戴局长爱黄鱼,不爱金黄鱼!老同学大悟,次日游走鱼市买来几斤黄鱼放锅油炸之后,放在菜篮子里用红布盖上,戴笠临走之前将菜篮子递上,戴笠掀开红布时,喜笑颜开,欣然接纳了这个菜篮子。数日以后,这位老同学便收到了军统局的纳新通知,并渐渐被戴笠提拔并重用。 

大黄鱼为暖温性近海集群洄游鱼类,主要栖息于80米以内的沿岸和近海水域的中下层。平时栖息较深海区,4-6月向近海洄游产卵,产卵后分散在沿岸索饵,以鱼虾等为食。大黄鱼到了春天就进入近海产卵,而且不是一般的近海,基本都快到岸边了。有句俗话:“这人是属黄花鱼的——溜边儿。”说的大概就是这个习性。自古以来,渔民都是等大黄鱼来产卵时,用木船捞一捞。年年产量都很稳定,鱼也不受什么影响,因为鱼太多了。渔汛来时,在岸上都能听见海中“咯咯咯”地响——那是无数大黄鱼用鱼鳔发出的求偶声。但是在明嘉靖年间,潮州人发明了一种“敲罟(因)”捕鱼法,就是船队围住鱼群,使劲敲击船舷上的木板。大黄鱼头内的矢耳石在巨响下共振,不论大鱼小鱼,一律震晕浮到水面上。后来这种“断子绝孙”的捕捞方法被传开,使得产卵场饱受摧残。1974年,上千艘船追到了大黄鱼的远海越冬场,将大黄鱼“连锅端”。从此之后,大黄鱼一蹶不振,直到今天,真正的野生大黄鱼是少之又少,市场上常见的都是养殖黄鱼,就算是海捕的野生黄鱼也是经过人工育苗后流放入大海。

因此休渔期的意义不言而喻了。休渔,为了让海洋中的鱼类有充足的繁殖和生长时间,每年在规定的时间内,禁止任何人在规定的海域内捉鱼,对鱼类的生长起到了很好的保护作用。休渔期一般是在伏季,另外还有禁渔区,那是常年不允许捕捞的,主要是繁殖场或越冬场等。 

《海错图》里那副石首鱼的画旁还有一首《石首鱼赞》:

海鱼石首,

流传不朽。

驰名中原,

到处皆有。